财新传媒

美国前外交官詹森:美俄不会建立紧密关系

2017年02月13日 11:21
T中
美俄各自利益不同、看待世界不同,不会因新总统上任而根本改变,因此两国不会建立紧密关系

  【财新网】(实习记者 李珍玉)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俄关系走向何方?早在选战期间,特朗普就声称要同俄罗斯改善关系。美俄关系是否会出现历史性推进?特朗普会妥协一些争议问题吗?两国在叙利亚是否存在共同利益?奥巴马为何在离任前宣布延长对俄制裁?詹森博士接受采访时表示,美俄各自利益不同、看待世界不同,信任度很低,不会建立紧密关系。俄罗斯仍是美国最大威胁。

  唐纳德·詹森(Donald N. Jensen)博士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跨大西洋关系中心高级研究员、欧洲政策分析中心辅助高级研究员。作为美国原外交官,詹森博士曾为制定削减战略武器(START)和中程核力量(INF)条约、以及战略防御倡议(SDI)的协商提供技术支持。在1988年中程核力量条约框架下,他是首批检查前苏联导弹的十人美国检查组成员。詹森博士曾广泛撰写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后苏联时代域内国家的国内、外交和安全政策文章。2016年,担任美国总统候选人俄亥俄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外交政策顾问。

  詹森近期接受了财新采访。

  财新记者:特朗普总统会与俄罗斯建立更好的关系吗?

  詹森:我想双方希望找到更紧密合作的方法。现在两国没有什么沟通,这是危险的。但我非常怀疑会建立任何伙伴关系。

  第一,因为俄罗斯与美国看待世界的观点非常不一样。在俄罗斯看来,美国掌控着世界体系,这个体系应该被改变。但这不太可能发生,即使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第二,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意见不一,所以彼此妥协的机会很小。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问题上,还有其他地区和其他问题。我想,我们将在特朗普上任初期看到共同合作更紧密的努力。如果紧张关系得到缓和,当然是好事。但至于伙伴关系,我看不出有多少机会。最多两到三年,双方的期待注定会破灭。二战以后,每一位美国总统试图与莫斯科增进彼此关系都失败了。所以,在两国仅仅都表示想要共同合作之外,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

  财新记者:美国与俄罗斯是否拥有共同利益?

  詹森:他们各自有非常不同的利益,看待世界也不同。比如,俄罗斯认为每一次美国重大获益就是俄罗斯的损失。美国不认为全世界的焦点放在俄罗斯。相较于俄罗斯把美国放置的优先位置,美国通常把俄罗斯放在低一级的优先位置。美国选择自由民主价值观,而俄罗斯不是。如果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看待世界的角度,我不认为他们会建立紧密关系。

  当然,这是可能的。我希望,在某些领域可以合作。比如在伊朗核协议、战略武器控制、防止核扩散。我不认为在此之外有太多合作机会。

  例如,乌克兰问题,情况非常不同。即使特朗普不特别同情乌克兰,最终我很难相信特朗普会同意让乌克兰退回到俄罗斯的影响势力范围内,或同意兼并克里米亚。对此,国会也会反对。所以,我不认为有很多事情双方能合作。

  坦率地讲,双方信任度是这么低,将需要很长时间重塑起信任,这是非常困难的。

  财新记者:特朗普会妥协一些争议问题吗?比如制裁俄罗斯或北约东扩?

  詹森:我认为,特朗普在一些问题上可能做出一些妥协。他是商人出身,他想达成一些交易,获得某些交换。可能最终双方都会觉得沮丧。假使在乌克兰问题上达成一致,长期很难行得通,因为如果乌克兰不支持你就能做成,这种情况不太会预见到。第二,俄罗斯在乌克兰协议上要求的筹码可能太大。

  情况可能是,特朗普说,制裁俄罗斯没起作用。如果是这样,将在华盛顿引起一场困难的争论,因为这边大多数人认为对俄制裁有效。但是谈论制裁无效与在乌克兰问题上妥协不同,因为乌克兰问题牵扯更多,比如吞并克里米亚、与北约的协议,与乌克兰的协议,以及基辅愿意加入欧盟的协议。

  制裁的政策是十分复杂的。制裁的任务是让所有人,比如意大利、西班牙、都参与某项制裁,即使比如意大利有些怀疑并反对延长制裁。我认为,将欧洲看作几个区块很重要。东欧、东北欧国家和波罗的海国家非常愿意继续制裁,他们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南欧国家倒不是太介意,他们更关心移民危机。

  看起来,莫斯科和华盛顿都希望改善关系,尽管双方都愿意,实际上改善不会很大,除了他们就某些问题有更多交流之外。即使特朗普和普京之间有什么协议的前景,美国国会很可能收窄特朗普决策的自由度。一些国会议员,比如参议员麦肯恩(John McCain)对普京非常不满,不可能支持伙伴关系。

  财新记者:在叙利亚战争上,美俄有共同利益吗?如果俄罗斯在叙利亚获得更多筹码,对俄罗斯有何影响?

  詹森: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几乎没有共同利益。前总统奥巴马表示,美国不打算武力介入叙利亚。这种可怕的流血冲突局势很可能继续。而且,逊尼派国家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他们不高兴俄罗斯和伊朗的介入。所以叙利亚战争不仅是打仗,还包括强国在这一地区的力量角逐,他们彼此怀疑。

  结束叙利亚战争非常困难。主要参与方看待危机很不同。既然阿萨德和俄罗斯多少控制了战场,可能会有更多冲突和流血,我们将拭目以待发生什么。

  俄罗斯并不真正介意叙利亚,而是有一个平台能让俄罗斯在这一区域施加影响。俄罗斯想减弱美国在这一地区的作用。无论莫斯科用什么手段保护阿萨德,战争最终是要让俄罗斯成为在中东的一个大国,支持其防御和阻止联合国干预。我认为,俄罗斯将有那里很长一段时间。

  财新记者:叙利亚战争是否会影响世界油价?

  詹森:叙利亚战争主要是由于地缘政治因素,而非能源。叙利亚石油很少,然而叙利亚的战斗反映出地区局势不稳定,也会帮助抬高油价,这也是俄罗斯希望的。因为油价低,俄罗斯已经赔了很多钱。现在油价是每桶原油50美元到55美元,俄罗斯需要油价升到每桶80到90美元的价格才能平衡预算。

  财新记者:为什么奥巴马离任前宣布制裁俄罗斯?

  詹森:奥巴马想惩罚俄罗斯。他在卸任前宣布增加对俄制裁,一旦特朗普上任,就把特朗普锁进了自己对莫斯科的政策。这些措施只不过是美国强硬政策的一个小部分而已。特朗普上任后可以很容易扭转。然而,国会中关键的共和党人希望通过法律加强对俄制裁,并可能有多数人认为需要这样做。这将在特朗普执政初期,使他和他的政党(共和党)领导人之间产生潜在的对抗。

  财新记者:俄罗斯是否仍是美国最大挑战?

  詹森:是的。并且他们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俄罗斯没有足够的资源或军队在全球挑战美国。比如,经济上美国和中国都比俄罗斯强很多。但俄罗斯可以用其他方式挑战,有时候制造麻烦。俄罗斯能在叙利亚挑战美国或在乌克兰问题上挑战西方,但它不能在每一个地方都挑战美国。这限制了它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参与者。

  因为有核武器,俄罗斯仍然是世界安全问题的参与者。这意味着俄罗斯可以用这些武器在很多地方施加影响。在传统军事力量上,俄罗斯仍然是个地区安全威胁。比如在欧洲,俄罗斯是主要参与者和主要威胁。■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一语道破】张首晟:总结人类历史,我用“笔胜于剑”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
相关文章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