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瑞典央行副行长:两年内决定是否发行数字货币

2017年02月08日 09:23
T中
在瑞典,考虑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社会背景是什么?货币及支付体系已有怎样的发展?落实数字货币发行有哪些考量,挑战何在?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作为人类一项古老的工具,货币正在向新阶段演变。

  17世纪中叶,瑞典央行这一全球历史最悠久的中央银行成为首家发行纸币的中央银行。逾350年后,她正考虑再次推行变革。 2016年11月中旬,瑞典央行副行长史金斯利(CeciliaSkingsley)宣布,启动为期两年的研究计划,以决定是否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全球史上最早的纸质货币出现在中国的宋代。此轮变革之风中,中国央行走在了前列。春节前,央行推动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已经测试成功。(参见财新网报道“央行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测试成功“)

  金融危机后,货币政策长期占据着人们的视线。近两年,货币本身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印度取消大额纸币的政策实验在短期内对印度经济和百姓生活造成不小影响。欧盟、澳大利亚等地也在考虑取消大面额纸币。负利率、反洗钱成为全球各国面临的新挑战。而比特币等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的出现,在小范围内受到的热烈追捧,都在向监管当局提出设问,货币变革的时代是否已经到来?

  在瑞典,考虑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社会背景是什么?货币及支付体系已有怎样的发展?落实数字货币发行有哪些考量,挑战何在?财新记者在1月下旬的达沃斯期间专访了史金斯利。

  史金斯利为瑞典央行执委会6位成员之一。尽管包括现兼任巴塞尔银行业监督委员会(BCBS)主席的行长Stefan Ingves在内,6位执委没有正式的分管领域分工,但史金斯利作为瑞典央行和私人部门联合设立的零售支付委员会主席,负责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现金使用在下降

  财新记者:各国央行都在积极研究数字货币。在瑞典的情况怎样?

  史金斯利:在瑞典,现金的使用比例已越来越低。现金越来越成为一种昂贵、不高效的支付手段。流通中的瑞郎纸币和硬币的总额已在下降。银行卡已是最受欢迎的支付方式,以借记卡为主,信用卡的使用比例倒并不高。在很多大城市,完全可以无现金生活。现金使用已排在银行卡之后。

  近年,瑞典还出现一种很受欢迎的支付手段——“Swish”即时付款系统。人们可以在手机上通过该系统实时支付。该系统仍是基于银行账户的,是从银行账户到银行账户的支付。因此如果存在洗钱嫌疑,监管部门能进行相应的检查。

  瑞典的银行体系由几家大银行组成。Swish系统也主要由这几家商业银行合作搭建,因此不同银行的账户间仍然可以 Swish。瑞典央行也为这一支付基础设施的搭建提供了支持。这一体系借助央行支付系统,瑞典央行为这个系统搭建了隔夜信贷系统。因此Swish在晚上和周末都能正常运行。

  目前,瑞典超过一半的成年人口已有Swish账户。这一发展也是瑞典现金使用率下降的原因之一。

  财新记者:前IMF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在他的新书《现金的诅咒》中建议完全取消现金,他给出的理由之一是应对负利率的挑战。

  史金斯利: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完全取消现金,就可以将政策利率降得很低,来给经济以冲击性提振。

  我不认为这是瑞典的前路,一是经济形势并不需要我们采用这个办法,二是在国会要求下,瑞典央行仍有义务发行现金。我个人认为让百姓没法再获取、使用央行货币是一个有争议的做法。

  央行数字货币的本质

  财新记者: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与目前已经广泛存在的货币(现金)数字化有怎样的本质区别?

  史金斯利:这牵涉货币有哪些存在形式。可以是在商业银行发行的银行卡上的,这是对商业银行的求索权。也可以是现金形式的,这是对中央银行的求索权。在瑞典,前者总额目前已经为后者的约37倍。

  借记卡上的资金和现金相比,哪个更安全?大多数时候不存在区别,但是一旦商业银行遭遇财务问题,央行货币无疑是最安全的。这个问题大多数时候人们不用考虑,但是央行家必须思考,如果在市场发展下,人们越来越少使用央行货币,换句话说,支付体系由私人部门运作了,那么考虑网络效应,人们要继续使用央行货币就没那么容易了。

  如果央行不能给出替代性方案,那么人们事实上少了一个最为安全的选项,福祉会受损;对于由于各种原因没法获得私人部门提供的支付服务的百姓来说,则是更大的利益受损。

  这是我去年11月演讲的出发点。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使用数字形式的货币,或许中央银行需要现代化其货币体系,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当然我们还没有决定是否做。已经开始的是为期2年的研究,来决定是否为社会提供这样一个选项。

  如果最终决定做,可能会以一张卡的形式,或者以一个应用(App)的形式,再或者是一个现在还不太了解的技术手段,比如借助手表,或借助眼睛。尽管技术形式还不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就像不会让纸质钞票容易伪造一样,我们不会使用一个易于伪造的技术。央行所行之事关乎信任,我们在对技术有把握前不会行动。

  财新记者:一位中国央行的顾问曾提到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仍然存在的一些障碍,比如目前看来最有可能被采用的区块链技术是否足够安全、成熟,另外区块链技术本质上是去中心化的,这与央行货币管理中心化的特点似有冲突?

  史金斯利: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所使用的核心技术我们还没有定,我们对各种技术选项仍然保持开放,目前也不排除任何技术,有可能随着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创新,该技术会被采用。我们也在就此和其他国家的央行密切沟通。

  发行数字货币的考量

  财新记者:在中国,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第三方支付。往前看,这与瑞典现金使用减少的环境是否也有些类似?

  史金斯利:瑞典的情况当然更为极端。历史上,瑞典法律从来没有强制规定商家有义务接受现金这一支付方式。

  在大多数国家,随着经济增长,流通的现金量仍在增长。瑞典则已经过了转折点,流通的现金总量已经在下降,换句话说,人们正把现金存回中央银行。

  央行数字货币会是中央银行给整个社会提供的一个附加选项,实体的货币仍然会继续被发行。这样可以供百姓更好地选择,希望用商业银行货币还是央行货币。

  回头看,纸质货币这一形式事实上也是瑞典央行约350年前首先采用的。当时人们要扛很重、体积巨大的铜盘到市场上进行交易。纸质货币是 17世纪当时最新的技术。现在,我们正在技术演化的一个新节点上。

  我们与其他国家央行在这一领域上也有合作,中国央行无疑是我们喜欢互动的一个对象。

  财新记者:可不可以认为瑞典的情况有些独特?其他国家是否面临相似的情况?

  史金斯利:北欧国家,包括瑞典、挪威、丹麦、芬兰、冰岛,有着类似的文化,人们都对科技比较友好,是民族相对单一的小国,也都是几家大银行组成的银行体系。而且,北欧国家的央行都不补贴纸质货币的使用,瑞典全国只有一个大的金库用来贮藏纸币,其他北欧国家虽然没那么极端,但情况也类似。

  在其他地区,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卡支付比例也较高。

  财新记者:反洗钱是否是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重要考量之一?

  史金斯利:我在去年的演讲中提到一系列考量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货币使用者的权利和打击各类犯罪的需要之间,就存在一个不容易保持的平衡。我个人的看法是,一个人的支付方式、便捷度、隐私不应该被牺牲,但是如果涉及犯罪的嫌疑,监管者必须有能力调查交易。央行不应该允许支付体系里存在哪个角落成为不正当、隐秘交易的温床。

  财新记者:在这个为期2年的研究期内,主要会评估哪些核心问题?

  史金斯利:一是有没有这个需要?二是我们能否找到足够安全、足够便捷的技术手段。三是这是否会产生金融稳定方面的影响?因为目前,商业银行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通过存款来放贷,如果有显著数量的人不再将钱存在商业银行内,而是将钱存在中央银行,这可能会对金融稳定产生影响。四是个人资产安全、隐私与社会资金用途安全的平衡。

  财新记者:中国央行最近在为其即将挂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招募技术人员。

  史金斯利:我们很可能需要采用一样的做法。就像目前中央银行的技术专家是纸钞防伪技术方面的权威,未来我们很可能需要招募数字货币涉及技术方方面面的专家。比如,最高效的杜绝假币的办法是教会人们怎么鉴别假币,我们也需要找到解决数字货币安全等问题的相应办法。

  财新记者:考虑到数字货币所涉及的技术面更广,这看起来很有挑战?

  史金斯利:是的,很有意思的几年在等着我们。各国央行间分享相关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意愿很强,我对这一前景保持乐观。■

责任编辑:凌华薇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